你发现了我的垃圾桶

关于

憋词

拿着词谱憋了半首忆江南,纠结着韵脚到底用什么能凑进去。难的我像拿着个正方体却要塞入空心球里。思维散开想着此时半夜,云应当悄静,又突兀想到“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便改了原文加上星垂两字。大致凑了几个字后便开始使劲地想怎样才能在词中表达出自己此时九九消寒的心境,便又塞了个九瓣素梅进词里。磨蹭到最后纠结纠结着眼睛就飘向电视,女主和男主此时吵得火热。

待我回过神来已是十分多钟后。又看了看书上作为例子的“江南好,风景旧曾谙......"。又想了想自己之前想到的“星垂平野阔”,无奈把笔和本子都搁了。我一蜗居在钢筋混泥土里的人,哪里见识过这样的美景?出门旅游时拿着手机走一路拍一路,又哪里来这...

绿洲里的仙人掌

不记得是在哪里看到这句话的了:“绿洲里的仙人掌。”初看时仅仅觉得是当下文青的写照,后来觉得是林徽因笔下与人形影不离的窗子,再后来......

绿洲里的仙人掌?生活在绿洲里的仙人掌不需要为高温和干渴而担心,却不像其他生长在绿洲里的生物。他们是天生不适应这个环境的,仙人掌在绿州里也会生活得艰难吧。其他人看着仙人掌大概会感叹,“这个仙人掌有着多么优渥的环境啊!它真是个幸运儿!”但谁又记得,仙人掌是生于长于沙漠的。

于当下部分文青,他们不是仙人掌。他们是本身生于绿洲里的温室花朵,是无病呻吟,是独上西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是窗子?也不全是。和那个时代相比,当代的仙人掌们少了些她的铜驼荆棘,故宫离黍之...

真的希望自己是个纯理性怪物

我知道,总是这样。越想要的我越得不到,放手以后反而会来。冷静

复读的最后38天,2019年4月30日

      最近的天气实在不算令人舒服。挨了几天蒸笼似的高温后终于降温,难得有点暮春的意味,却又开始天天阴着。云层厚厚的层叠堆积在一起,偶尔瞟见淡淡的灰色混在其中,远处的天隐隐约约有那么一点蓝色的意味。远处的山连绵起伏相互压着,几种深绿混杂在一起。

      一夜的大雨,把教室边上那满树如云如雾般花都尽数打去。可惜还没来得及记录,倒已经绿肥红去了。不过教学楼各层的三叶梅趁着嫩芽还没发到开得红艳明丽,树上新发的芽透绿得发黄。

    ...

呱呱哒哒呱嗒呱嗒呱哒哒呱哒呱

记一个和我一起复读的同学

她的头发干枯没有光泽,是短发,但发量不多。有次我问到她,她笑着说是收买头发的人贪心铰掉了许多。

从她的吃穿用度看得出她家并不富裕。和她聊天时能轻易发现她的父母并不很关爱她,她家是典型的重男轻女家庭。去年高考完的假期,她瞒着家人去其他省份工作,也或许根本就没有隐瞒。她去见网友,去做些服务生的活计赚钱凑复读的学费。

在学校里,她有时会跟我抱怨她的弟弟多么多么的无理取闹,她又是多么多么的恨铁不成钢。我实在惊异于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她却依然保持住她过分的善良与单纯。

虽然这个女孩为人真诚,也吃得苦。然却像是向她的生活环境妥协了一般,向这个物质社会妥协了一般。顺从地接受她作为“女性”的现实。

她选...

虽然已经开春,但还是穿着羽绒服,围着厚厚的围巾。一个人缓慢地往前走着。呵出的气息在面前凝聚成一小团雾气向上飘散开,握着伞而裸露在空气里的指节僵得难以弯曲。

我讨厌春雨,淅淅沥沥,好似冬天还未过去。

© 吃草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